历史咨询

拒当接盘侠? 江浙国资接连否决两单买壳计划_财经频道

发布日期:2020-09-18 05:30   来源:未知   阅读:

两天之内,江浙两家上市公司披露易主失败的公告,原因高度一致:国企入主的方案未获该省国资委批准。

“国资入主给人的印象是当接盘侠。在新环境下,国资收购上市公司也应遵循市场化原则,注重产业协同,导入优质资源。如果仅仅是获得上市平台,想象空间有限。”文艺馥欣资本顾问创始人阮超说。

“价格是控股权交易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有市场人士表示,控股权交易从签订框架协议到正式协议再到股份交割有个较长的周期。“地方国资买壳一般溢价幅度不超过20%,如果股价出现大幅下跌,国资买方会要求调低价格,而卖方如果不愿让价,可能造成交易终止。”

产业协同成考量要素

文艺馥欣的一项统计显示,2019年,共有43家上市公司控制权被国资收购,这些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时的估值,大多高于股份交割时的市值。换句话说,从签订协议到股权交割,这些公司的股价大多是下跌的。

股价波动或是掣肘

反观今年发生的国资入主案例,产业协同成为重要考量。以浙江上市公司为例,康恩贝和佐力药业的接盘方,均为浙江省国资委旗下医药企业或产业基金;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入主了影视公司唐德影视。

值得观测的是,在此前易主浪潮中,虽然也有不少半道终止的易主案例,但因国资主管部门审批未通过而失败的案例极少。

9月9日晚,浙江上市公司金鹰股份披露,由于未获浙江省国资委放行,浙江农发集团收购金鹰股份控股权的计划终止。两天前,江苏上市公司宝馨科技“投靠”盐城高新区投资集团的易主计划,也遭江苏省国资委否决。

“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在注册制改革背景下,国资会更多考量买壳和IPO的成本和效率问题。”该人士表示,“其实,如果有优质资产,完全不必去借壳。”

不容忽视的另一核心要素是价格。金鹰股份彼时的协议转让价格为不高于8.5元/股,而公司9月9日股价跌至6.40元。宝馨科技当初协议转让价格是7.67元/股,公司9月7日收盘价为4.57元。另外,2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均有不同程度的股份质押,且宝馨科技之前卖壳未果。

但此后,该交易未见下文。金鹰股份8月28日发布的半年报称:“截至目前,该事项在持续进行中。”但9月9日晚,金鹰股份宣布,因未获浙江省国资委批准,农发集团决定终止收购股权事项。

从市场人士视角看,国资对买壳事项严格审批是有逻辑可循的。

金鹰股份的易主事项“悬”了近8个月。

遭遇类似状况的宝馨科技等得更久。去年12月30日,宝馨科技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陈东和汪敏,第三大股东朱永福及其一致行动人永福投资与盐城高新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盐高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卖方将所持9.03%的股份转让给盐高新,并将持有的17.43%股份表决权委托盐高新行使。交易完成后,盐高新将总计获得公司总股本26.46%的表决权,实控人变更为盐城市人民政府。

这可谓地方国资买壳“热浪”中的一股“寒流”。数据显示,仅2019年,共有43家A股上市公司控制权被国资收购,今年以来易主国资的案例亦层出不穷。

苦等数月买壳被否

当时约定交易方案分三步走。首先,农发集团协议收购金鹰集团持有的8753.24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4%;其次,金鹰集团出具放弃其所持的6%股份的投票表决权的承诺函或声明函,放弃后金鹰集团的投票表决权降为18.58%;再则,在24%股份完成过户交割满6个月后,农发集团将通过大宗交易等方式收购3%股份。交割完成后,农发集团将持有金鹰股份27%的股份,浙江省国资委成为新的实控人。

今年1月21日,公司控股股东金鹰集团与农发集团签署股份转让意向书,金鹰集团拟向农发集团转让其持有的9847.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7%。

“此前,国资收购上市公司的逻辑性可能弱一些,有些甚至是出于纾困目的。但到了这个阶段,国资买壳会更谨慎和理性,香港生肖排码表图片,除了价格之外还需看合规性、产业协同性及风险因素。”浙江国资系统人士告诉记者。

“应该说,现在国资系统收购上市公司更理性了,除了价格合适之外还需看合规性、产业协同性及风险因素。”浙江国资系统人士告诉记者,“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在注册制改革背景下,国资会更多考量买壳和IPO的成本和效率问题。”

从产业层面看,前述案例的协同效应也并不显著。农发集团是一家现代粮农产业集团,金鹰股份主业是纺织机械装备;宝馨科技的业务分钣金、装备、运营三大板块,盐高新则是一个地方城投平台。

之后,盐高新顺利通过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反垄断审查,交易转报江苏省国资委审批。但最终,因未获得江苏省国资委的批准,股权转让事宜终止。

Power by DedeCms